上星期分享了媽媽要穩住陣腳的想法,這星期老天給我的考驗就來了!

某一天我家的大樓管理員告訴我,大樓裡面有個住戶“前兩天從美國回來正在居家隔離,但是今天被通知他搭乘的班機有人有狀況,所以被通知要去醫院採檢,救護車剛剛才把他從醫院送回來,該住戶很乖的在居家隔離中,但是他搭乘過的那部電梯暫時關閉,每小時消毒一次,明天才會開啟”。

我聽完之後心裡罵了一陣髒話然後開始了“恐懼帶來的焦慮”。內心小劇場上演的戲碼真是一齣接一齣啊!一開始想說要不要帶孩子搬到我娘家住一個月?覺得這對孩子的生活影響太大了,不行。退而求其次,我覺得要孩子暫時不能按電梯的按鈕了,進了電梯只能雙手呈現“恭喜恭喜”的狀態,不可以摸電梯裡面的“任!何!東!西!”,然後進家門脫鞋子之後就立!刻!去!洗!手!

但是這些都還不能平息我內心的恐懼和焦慮,我覺得這太!嚴!重!了!!!大樓裡面居然有人從美國回來,還在居家隔離中,而且媒體上不是說新冠病毒的潛伏期可以達到14天以上嗎?我開始跟先生討論這一切該怎麼面對,先生一直告訴我“叮嚀孩子勤洗手,消毒家裡的門把,在電梯裡面盡量不跟陌生的鄰居對話”,盡力而為就好。聽到他說這些,我又覺得他“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”,覺得我還是自己想辦法好了。

到這裡為止,我開始劇烈的頭痛了,在半小時內我的頭痛到快炸掉。我赫然意識到:我的恐懼讓我開始強烈的焦慮,讓大腦開始想出“根本不是辦法的辦法”,所以我才會頭痛。這個狀況跟去年我家兩兄弟輪流得到肺炎去住院的時候是一樣的,而且頭痛狀況一樣的人是“我”,孩子在眼前是健康活潑的,我提醒自己不要再讓自己的恐懼和焦慮轉移到孩子身上,把沒病的孩子搞到都生病了。

傍晚趁孩子在吃飯的時候,我躲進廁所做了20次火呼吸,想像一口氣從海底輪一路拉上來到頂輪,再把氣用力的全部吐出。慢慢做,一個接著一個的做完,我的頭痛緩解到剩一成,焦慮和恐懼感大大消退。然後我提醒自己:若是恐懼焦慮再出現,就繼續火呼吸。然後我回到餐桌和孩子一起晚餐,跟孩子對話了一會,我好像突然清醒過來,覺得我們就繼續帶著孩子“如常的生活就好”。

維持原本的生活,勤洗手,做好消毒工作,盡量不跟陌生鄰居對話,出門口罩戴好。這麼做,我才算是真的讓自己穩下來,孩子也才能跟著穩下來。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有“意外”,但是我很確定:能夠穩住陣腳好好生活,來自內心的平靜和穩定,才是身體能真正健康的方法。拉高自身的能量,是穩住自己的”心“的方法,同頻共振,物以類聚,高能量的人才會吸引來高能量的人事物。

這是今天我想分享的內容,恐懼和焦慮真的不能幫助到我們,只會帶來頭痛(和夫妻不和,哈哈)和不安,這些負面的影響都會轉移到孩子的心裡,我很確定對“生理健康”是會有影響的。新冠肺炎的發生讓我們必須靜下來,跟家人相處,跟自己相處。媒體報導的資訊中,可以看見因為必須居家隔離,全世界的人都面臨跟家人處不來跟自己處不來的事情發生,有離婚的有偷跑出家門的。正常的生活讓我們有太多可以逃的地方和藉口,逃開就可以不跟家人相處,就可以不用面對自己,但是現在因為隔離因為防疫所以我們需要經常待在家中,想逃都逃不了。

面對自己常常是很辛苦很痛的事情,活了三四十年甚至更年長的人,心裡受過的傷埋葬的痛實在太多太多,靜下來,這些都會跑出來。哪怕只是出來一點點,都痛徹心扉,都痛得讓人想逃。勇敢面對,這些痛會“消融”,只要我們勇敢面對。我用我的生命經驗跟你保證,只要你夠勇敢,生命會在痛徹心扉之後,為你自己帶來美好的禮物。

昨天我被通知下週要跟一群人工作,其中一位“從美國回來,才剛解除居家隔離”。一週連續兩次同樣的事件,我想老天真的要我好好面對自己的恐懼。我該怎麼辦呢?當然是勇敢面對!正面對決。我很清楚我無法讓自己毫無恐懼,但是我確信我能讓恐懼如海浪般衝向我的時候,勇敢的屹立,然後讓它往後流去,不停留在我心裡。能做到如此,我就能不被恐懼和焦慮困住,“如常地生活”。

(Visited 10 times, 1 visits today)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